革命先驱杨石魂的忠烈人生

时间 :2019-12-17 作者 : 来源: 浏览 :63 分类 :征文选登


革命先驱杨石魂的忠烈人生

卜金宝




“门对青山观鹤舞,座临绿水听渔歌”。

“树影临窗绿,溪声入耳清”。

12月7日上午,我来到广东省普宁市南溪镇钟堂村仁厚里,一座清朝光绪年间的院落。正门的一侧“杨石魂故居”五个大字格外醒目,院落前小溪环绕,逶迤东流,红棉高耸,垂柳飘拂,景色十分迷人。院里的房屋是典型的潮汕传统建筑风格,距今已经100多年了。据同行的普宁市原党史办主任王宋斌介绍,开篇的两副对联,即为杨石魂祖父杨景槐所作,它生动描述了故居得天独厚的特色:依山傍水,极富诗情画意,实乃苍天赐予人间的一块风水宝地。


杨石魂遗照


但是,1902年的那个岁月,杨石魂来到这个世界上,遇到的却是战乱频繁,满目荒芜,民不聊生。1919年五四运动后,山河破碎,风起云涌,杨石魂再也无法安心读书了,他积极参加革命斗争,在周恩来同志直接指导下,与澎湃等一起建立潮汕地区的党组织,是中共汕头特别支部的首任书记。

在杨石魂的革命生涯中,掩护周恩来、叶挺、聂荣臻等八一南昌起义领导人脱险,最为惊心动魄。1927年9月23日,中共前委书记周恩来率八一南昌起义军南下来到广东汕头,时任中共汕头市委书记杨石魂在普宁召集会议,商议重建农民武装,策应起义军。9月28日,他领导农军配合起义军相继取得攻打普宁县城、占领潮汕的胜利,建立一批红色政权,史称“潮汕七日红”。由于敌众我寡,南昌起义部队在潮汕地区失利,于10月3日撤到普宁,在流沙教堂召开军事决策会议,史称“流沙会议”。这次会议,传达了中共中央八七会议的精神,作出保存革命实力,使武装斗争与土地革命结合起来,准备作长期斗争;领导人转移香港、上海另行分配工作等重大决策。会后,杨石魂亲自将周恩来、叶挺、聂荣臻等转移到离流沙4公里处的马栅村,在进步人士家里隐蔽过夜,接着找来一艘小船,历尽艰险,将几位领导护送到香港。


关于这段经历,聂荣臻元帅在回忆录中谈到:“敌人袭来,在流沙附近打响以后,部队很乱……在这种情况下,我和叶挺始终跟着恩来同志。最后只剩下我们几个人,路不熟,又不懂当地话,几个人总共只有一支小手枪,连自卫能力都没有。多亏澎湃同志在这里有工作基础,农民对我们很好,没有发生意外。我们设法找到杨石魂同志,他是当地党组织的负责人之一,我们过去就相识。我对他说,你对本地情况熟, 可不能离开我们,我们几个连你本地话都听不懂,你得想办法把我们护送到香港,沿途的关系你也熟悉。杨石魂同志很好,满口答应下来,此后便同我们一起行动。我们转移到离流沙不远的一个小村子,晚上,杨石魂找来一副担架,把恩来同志抬上,然后转到陆丰的甲子港。在这里,他又找来一条小船,送我们出海。”

聂荣臻在回忆当时杨石魂护送他们出海的情形时说:“那条船,实在太小,真是一叶扁舟。我们四个人——恩来、叶挺、我和杨石魂,再加上船工,把小船挤得满满的。我们把恩来安排在舱里躺下,舱里再也挤不下第二个人。我们三人和那位船工只好挤在舱面上,船太小,舱面没多少地方,风浪又大,小船摇晃得厉害,站不稳,甚至也坐不稳。我们就用绳子把身体栓到桅杆上,以免被晃到海里去。这段行程相当艰难,在茫茫大海中颠簸搏斗了两天一夜,好不容易才到了香港。到香港后,杨石魂同志同省委取得了联系,把恩来同志安置下来治病,以后他就走了。”

这样一位为中国革命立下殊功的重要领导人,1929年2月,奉党中央指示,担任湖北省委常委兼秘书长,同年5月,省委机关遭破坏,他不幸被捕。在狱中坚贞不屈,壮烈牺牲,年仅27岁。




周恩来总理也没有忘记杨石魂。故居展厅里,展示着周总理在新中国成立之初叮嘱内务部写给杨石魂烈士父亲杨汉三的信函,函中赞叹杨汉三“三子均为革命牺牲,实属无尚光荣”。

无尚光荣的背后,是杨石魂全家付出的重大牺牲。杨石魂的父亲杨汉三思想进步,知书达理,全力支持杨石魂参加革命斗争。早年他们兄弟三人中,杨石魂居长,二弟杨慧生,1924年被大哥送至广州农民运动讲习所就读,回来后便在汕头从事工人运动,并于192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27年9月5日不幸遭国民党反动派杀害。三弟杨昌明,大革命时期跟随大哥参加革命斗争,革命低潮时逃亡南洋,于1947年在新加坡病逝。妻舅谢培芳,1924年广州农民讲习所的学生,学成回乡从事工人运动,被国民党反动派残忍杀害并将头颅悬于揭阳县城城门。杨汉三则因“纵子参加赤派”而被捕入狱,惨遭迫害……  

杨石魂一家可谓满门忠烈,义薄云天。

1984年,全国人大副委员长邓颖超在北京接见杨石魂的三弟媳方锦霞及侄杨世辉。

故居还展示了多位老红军老前辈为杨石魂的题词题字和纪念文章,表达了对这位革命先驱的怀念和敬仰之情。原中顾委委员李运昌2008年6月20日给普宁市的贺函写道:“回忆八十一年前一九二七年四月二十三日,作为八一南昌起义的前奏,我和杨石魂同志等在党中央的部署下组织了普宁武装暴动,在全国率先成立了人民政府……普宁在中国革命史上留下了光辉业绩。我们要告诉年轻一代,今天生活在安定和平的年代,是先烈们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要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幸福生活……”

在故居的正中大厅,我还看到原解放军报社副总编庄汉隆将军的题诗:“当年赤旗舞东风,潮汕花开‘七日红’。流沙小屋定大计,孤舟越海君亦同。钟山有幸留足迹,楚水无言泣英雄。风云百年如转瞬,悼君更觉日匆匆。”这是庄汉隆将军为杨石魂诞辰100周年所作,他是杨石魂烈士的妹夫。我在解放军报工作27年,对此竟一无所知。我当即发信息给为人低调的庄总:“除了感动是感动,除了敬仰还是敬仰。我们不应该忘记这些革命先驱,应当永远铭记他们。”

原解放军报社副总编辑庄汉隆将军为杨石魂百年诞辰题诗。

杨石魂的三位胞弟杨昌秀(右二)、杨昌显(右一)、杨昌木和小妹杨敏,摄于2018年。

第二天,我拜访了杨石魂的胞弟杨昌显。他今年85岁,是一位退休小学校长。因为不习惯讲普通话,由他的儿子杨舜彬在一旁再作解释。他介绍说,父亲有过两次婚姻。杨石魂、杨慧生、杨昌明三位哥哥的生母方逊卿,淳朴勤劳,端庄秀丽,是远近闻名的贤妻良母,不幸的是1923年就因病去世了。妈妈黄碧莲来到杨家后,因为大哥兄弟三人参加革命,担惊受怕,大哥、二哥遇害,三哥亡命海外,父亲被抓,是家里变卖田产,花了2000元才得以保释……妈妈和父亲育有三男二女,几位兄妹跟随父母颠沛流离,吃了不少的苦。姐姐婵娇20岁那年出嫁后不久患淋巴结核病,因得不到及时治疗去世。略感欣慰的是,几位兄妹都没有辜负父母和三位哥哥的教诲,立足本职,事业有成。四哥杨昌秀,87岁,曾任洪冶中学教导主任;小弟杨昌木,83岁,曾任普宁工商所长;小妹杨敏,年近8旬,退休前是北京一家出版社编审,解放军报社庄汉隆将军正是她的先生。我们能够告慰父母和石魂大哥几位兄长的是,我们健在的兄妹4人,都在自己的岗位上,尽到了一份责任。

杨石魂的胞弟杨昌显(右一)和侄子杨舜彬(站立者)接受作者采访。

这天晚上,我失眠了。我在想,如果没有杨石魂和潮汕人民群众机智勇敢掩护周恩来、叶挺、聂荣臻等安全脱险,中国革命的历史是否会重写?正如聂荣臻元帅所言,他们听不懂当地话,根本无法从国民党的重重包围中冲出去。我还在想,现在全党正在进行“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的教育,说到底就是不能忘了这些革命先驱,不能忘了当年冒着生命危险掩护党的领导人的人民群众。


普宁市原党史办主任王宋斌(右一)、南溪镇党委书记陈维敏(左二)、钟堂村党支部书记杨伟松(左一)全程为作者讲述杨石魂的传奇故事。


相关链接

卜金宝,山西省万荣县人,原解放军报社高级编辑,曾拜访过300余位开国将军和英模人物,应邀在军内外单位作报告300余场,受到军委领导同志的高度赞誉,引起强烈社会反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