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 全面开展统战工作 占领农村学校阵地

时间 :2020-02-06 作者 : 来源: 浏览 :97 分类 :征文选登

陈欣  王宋斌

 

毛泽东同志在《<共产党人>发刊词》中指出:“统一战线,武装斗争,党的建设,是中国共产党在中国革命战争中战胜敌人的三个法宝。”①在伟大的抗日战争中,我们党制订和执行一条正确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使“国民党和共产党实行第二次合作,因而中国人民能够进行历时八年的伟大的抗日战争,取得了胜利”。历史证明,统一战线这个法宝,不仅为新民主主义革命所需要,而且为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所需要。在纪念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的时候,回顾和总结我们党在贯彻执行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所作的努力和取得的成功经验,有着深刻的历史意义和重要的现实意义。

中共普宁县党组织在抗日战争中,就比较出色地贯彻执行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首先把工作重点放在农村,通过广泛开展统战工作,办好日校、夜校和识字班,抓好抗战教育和文化教育,有效地占领农村学校阵地。从而广泛组织各种抗日群众团体,扩大抗日力量,并注意在斗争中掌握领导权,发展党员,壮大党的队伍和力量,不断开辟新的阵地,推动了抗日救亡运动的深入发展,为以后的武装斗争、夺取抗战胜利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本文试就普宁党组织在广泛开展统战工作、占领农村学校阵地、推动抗日救亡运动广泛深入发展方面的意义、成果和基本经验作如下论述。

一、占领农村学校阵地的战略意义

过去潮汕的革命斗争,是在国民党的黑暗统治和白色恐怖下进行的,地下党组织要找个立足点住下来开展工作,还要不暴露,很不容易。在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潮普惠三县的党组织在东江特委的领导下,在三县的交界地区创建了大南山革命根据地,与敌人进行了长达八年的艰苦卓绝的斗争。但在国民党反动军队的反复“围剿”下,革命力量逐步减弱。由于回旋余地小,在敌强我弱的形势下,革命终于暂趋低潮。抗日战争爆发后,普宁县党组织吸取了以往的经验教训,一开始就把工作重点放在农村,通过开展各阶层统战工作,抓好抗战教育和文化教育,占领了学校阵地,在全县掌握了百分之七、八十的学校,从而团结了一切可以团结的抗日力量,迅速掀起轰轰烈烈的抗日救亡运动高潮。通过占领农村学校阵地进而为占领广大农村打好基础,为团结各阶层力量共同抗日打好基础,这是符合毛主席以农村包围城市的战略思想的。“学校阵地是我们党在农村工作中十分重要的阵地,可以说是一个核心的基地。”普宁县党组织正是认清了占领农村学校阵地的重要性和必要性,终于在学校阵地这个舞台上,领导全县人民开展了有声有色的抗日救亡运动,被群众誉为“潮汕抗日救亡运动的摇篮”。占领农村学校阵地的战略意义是十分重大的:

1、利用学校的合法地位,党组织找到了可靠的职业掩护。

普宁的民众过去饱尝没有文化的痛苦,群众迫切要求学习文化知识,办学积极性很高。抗战前夕,全县就掀起了一股办学的热潮。不仅有公办的学校,如普宁一中、普宁简易师范学校,更多的是私办的中小学校,就连塘乡的土山皇帝陈益斋,也顺应民心,于1934年初办起了兴文中学。接着,在邱秉经、赖隆甘、李扬雪等热心教育人士的帮助下,梅峰中学也在1936年春复办了。许多乡立小学也在这时如雨后春笋般创办起来。学校在社会上有合法地位,教师是很受群众敬慕的职业。普宁党组织正是抓住这一有利时机,从热心办学、支持办学入手,以教师作为职业掩护,既住得下来,又能生活、能工作,从而把学校阵地牢固地占领下来。如1936年,共青团江苏省委就派陈勉之到泥沟群众小学当教员,他和该乡曾参加过土地革命斗争的张重仁、张珂敏一起,在办好小学中教育培养青少年,发展共青团组织,建立了团支部。兴文中学则有马士纯、邱秉经、王琴、余天选等第一批党团员以舍监、训育主任和教员作掩护,开展党的工作。1937年上级党组织派陈初明到普宁重建党的组织,他到普宁后也以梅峰中学教员身份(后转赵厝寮敬爱小学)作掩护,从事党的地下工作,先后建立中共普宁特支、普宁县工委,担负起领导全县人民开展抗日救亡的重任。这时,在北平参加过“一二·九”运动的罗天、方泽豪也回到普宁,分别扎根于陂沟小学和泥沟群众小学,开展党的工作。接着,我们党先后在兴文中学及所属的十三所分校小学,梅峰中学及所属的十四所分校小学、赵厝寮的敬爱小学、流沙文专学校、里湖的上社小学、富美公学、定厝寮小学、西陇小学、什石洋小学、钟堂洪冶小学,军埠石桥头的逊敏小学,南径大陇小学、民德中学、麒麟的爱群中学、流沙的浮江寮小学等,建立起党的工作基地和据点,从而为发动和领导全县人民的抗日救亡运动站稳了脚跟。

2、学校联系面广,便于开展各阶层的统战工作。

1937年“七·七”芦沟桥事变,全国性抗战开始后,中共中央提出的《抗日救国十大纲领》,号召“在国共两党合作的基础上,建立全国各党各派各界各军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领导抗日战争,精诚团结,共赴国难”;指出“必须抛弃单纯政府抗战的方针,实行全面的民族抗战的方针”。④据此,普宁党组织正是根据学校学生来源多、联系面广的特点,运用学校这座既可通上、又可联下的桥梁,组织起各种抗日群众团体,如读书会、拉丁化新文字研究会、义勇军、教抗会、青救会(青抗会)、妇救会、儿童团等,组成广泛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形成一股强大的抗日力量。党组织一方面通过学校中的党员教师和革命知识分子,开展上层统战教育,做好县长和各区教育委员的思想政治工作,并与学校的校董会和乡村的乡、保甲长搞好关系,取得他们的同情和帮助。另一方面,通过办好日校带动办好夜校和各种各样的识字班,组织农村广大青少年、妇女学文化、学识字,传播抗日救国道理,深入开展爱国主义教育。通过演剧、出版墙报、张贴抗日传单、标语,教唱抗日歌曲、演讲作形势报告等,发动各界人民群众,“有钱出钱,有力出力”。终于在全县迅速形成了声势浩大的抗日救亡热潮。据中共普宁特支1937年8月报告:普宁当时由教员、学生、校董、绅士、农民组成的群众抗日团体就有生活团二个、读书会九个、歌唱团四个、剧社一个、防奸拒浪团四个,人数达六千五百九十八人之多。

3、学校是农村文化中心,有利在传播新思想中开辟党的工作新区。

学校这个阵地不仅是农村文化教育的中心阵地,而且也是革命的宣传阵地、组织阵地。普宁党组织利用学校这个阵地,宣传抗日救国道理和党的方针政策,提高青年学生和广大农民的觉悟,培养革命人才和党员,搞得很有成效。党组织要开辟新的地区,最好的办法是派教师,使党员以教书为掩护,从事党的工作。所以每年寒暑假之前,普宁县工委以及后来的潮普惠南分委、潮普惠揭中心县委总要开会研究开辟什么地方,想尽办法通过一些社会关系介绍党员教师进去,使之在这个新地方开展党的工作,扩大党的阵地。县、区、乡三级党组织的领导干部,也经常服从党的工作需要,从这个学校调往另一个学校,以利加强党对这个地方工作的领导。陈初明、马士纯、罗天、郑淳,郑敦、林川、罗彦等党的主要领导干部,白天要在学校里教书,夜晚经常要步行到其他地方去开党的会议,检查布置工作,常常是连续几个夜晚通宵工作。但他们从不叫苦叫累,毫无怨言,兢兢业业地为党工作。如梅峰中学就是在县工委书记陈初明的直接领导下,迅速把党的力量派到下属的洞景、瓜园、长美、四方园、窖内、桥头、新庵、梅塘、进坡、双树埔、藏宝堂、东山等十四所分校,把这中小学教育网的领导权掌握在党组织手里,从而开拓了三区抗日救亡运动的新局面。

二、开展上层统战工作,占领学校阵地

普宁党组织在实践中深刻体会到,要占领学校阵地,首先必须发动和团结广大基本群众,作为学校阵地的基础,同时还必须做好上层人物的统战工作,利用一切积极因素,才能有效地占领学校这个重要阵地。

1936年至1938年,王仁宇担任普宁县长。他是一个留学日本的大学生,当过我省著名的广雅中学校长,在同事林翼中(省民政厅长)的提携下,得以走上政界,崭露头角。他是一个热心教育事业、政治上比较开明的人,曾担任过广宁县长,试办过一、二年制短期小学,自编教材,颇有成效。他担任普宁县长后,眼看当时县教育局长方思茂办学无能,便绕过教育局,直接在全县七个行政区委任了七个教育委员为其办事。张华云、曾纪炽、许宜陶等革命知识分子分别被委任为二区、三区、五区教育委员。他们当时都是思想进步,同情革命,接受我党主张和领导的教育界知名人士。他们一方面鼓动王仁宇要重视发展教育,一方面则按党组织的要求建设全县的抗战教育网。党组织便利用这些同志手中掌握的权力,切实抓好抗战教育和文化教育,为占领学校阵地开辟了一条宽阔的道路。如当时普宁县简易师范学校教导主任张华云,他担任二区教育委员后,看到二区虽然经济较好,但文化教育落后,便用一年多时间在全区作了大量细致的调查研究工作,拟订了一份“整理二区教育的意见书”交给王仁宇,王看后很高兴,采纳了张华云的意见,在全县整顿私塾,办起一大批正式小学。党组织便趁此大好时机,派遣党员,以教书为掩护,占领学校阵地。1939年“六·二一”汕头沦陷后,一大批党员教师和革命知识青年撤退到普宁,便以这些学校为基地,广泛深入开展抗日救亡工作,取得了显著的成效。

除了要做好县、区二级上层人物的统战工作外,还要重视做好地方乡绅、校董和乡、保甲长的统战工作。党组织通过校长、教师和他们打交道,向他们讲清“抗日救国,人人有责”的道理,激发他们的爱国热情,团结教育他们一道抗日,使他们中的大多数人也站到抗日救国的战线上来。和他们的关系搞好了,到后来局势恶化时,他们往往给党组织通风报信,甚至给我们打掩护。如1939年暑假,国民党顽固派对梅峰中学横加破坏、迫害,下令解散学校,党组织就指挥校董会与他们作斗争,想尽办法保存这所革命学校。流沙大绅士陈吕云对梅蜂校董会主席赖隆澄说:“梅峰教师许多是共产党,难道你不怕?”赖回答说:“我们学校教师很努力,教好了我们的子弟,这样的共产党我们就是不怕!”由于统战工作做得好,梅峰中学不仅没有停办,而且规模更加扩大,还接受潮阳沦陷后南侨三校师生并到梅峰中学来。

三、占领农村学校阵地取得了丰硕成果

普宁县党组织在抗日战争中,通过开展各阶层统战工作,占领农村学校阵地,领导全县人民开展抗日救亡运动和抗日武装斗争,其作用和成果是十分显著的。既广泛动员和组织群众投进抗日救亡运动,又在斗争中大量发展了党员,壮大了党的队伍和力量,使学校成为党的领导机关、交通联络站、党员的安全掩蔽所,后来则成了开辟抗日游击根据地的前哨所。主要成果:

1、宣传和组织广大群众投进抗日救亡运动。

在普宁县工委的带领下,隐蔽在各所中小学的党员教师,他们首先在学校实施抗战教育,把各所中小学办成革命的熔炉。如兴文和梅峰中学,除了认真教授规定课程外,还自编抗战教材,选读《大众哲学》、《论持久战》、《文艺概论》等,并组织学生学习《新华日报》社论、进步报刊的文章等,教师除授课外,还给学生教唱救亡歌曲,作时事报告,讲抗战故事,用这些营养丰富的精神粮食去哺育新的一代,为抗日战争和党的事业培育了一大批人材。其次,党组织从学校到社会,组织各种抗日救亡群众团体,特别是1937年全县青救会(后称青抗会)成立后,党员公开以青抗会员面目出现,紧密地团结一大群进步教师和热血沸腾的青年学生一道工作。至1939年上半年,普青抗拥有会员一千多名。学校还组织宣传队和业余剧团,运用戏剧宣传这个有力武器,演出短小精悍的街头剧、活报剧、话剧等,把抗日救亡宣传工作深入到全县乡村的每个角落。当时全县学校组织的剧社和演出队就有五六十个,学校师生同台演戏,群众看戏如潮涌,狂热如火旺。兴文中学第九分校交丙坛村的剧社,由学校师生和青抗会员30多人组成。他们自备服装,自带伙食,宣传演出的足迹遍及周围的20多个村庄。他们演出的节目如《杀敌复仇》、《捉汉奸》等,使群众深受教育和鼓舞。学校的党员教师还利用农村的盂兰盆会和酬神会的演戏机会,对广大群众作抗日救国的宣传演讲。梅峰乡群众至今没有忘记当年出色的抗日演说家东山村小学校长卢根同志。他那宏亮的声音、奔放的热情、生动的比喻,最激动人心。不少群众是专为听他的演讲而去看戏的。为了使抗日救亡深入扎实地在群众中开展,党组织还通过日校带动夜校和各种识字班,最盛时全县夜校达300多所,还有几百个识字班。仅兴文、梅峰两中学属下的27所分校,就办起了27所夜校,学生四、五千人。夜校学生,基本上是青年农民,也有抱着孩子喂奶的家庭妇女,还有上了年纪的老伯、老姆以至保甲长等,人数众多。定厝察村的夜校学生,竟占全村成年人口的七、八成。夜校里,既学文化,也教读抗战课本,宣讲时事,教唱救亡歌谣。夜校成了我们党联系群众,宣传抗日和党的主张,扩大党的影响,提高群众觉悟,组织救亡行动的重要阵地。赵厝寮村的夜校学生在听了老师的宣讲后,自觉开展募捐活动支援前线。他们共募捐的大洋80块,立即寄给八路军总部。总部收到后,在重庆《新华日报》上登报鸣谢。消息传来,全村群众奔走相告,一片欢腾。无数事实表明,学校阵地确是我们党宣传组织群众开展抗日救亡工作的核心基地。

2、大量发展党员的基地,党的领导机关的活动据点

普宁党组织通过学校这个阵地,领导群众掀起抗日救亡的热潮。抗日的客观形势要求我们迅速发展党员,壮大党的力量,才能更好担负起领导全民抗战的重任。随着抗日救亡运动的高涨,共产党在广大群众中享有崇高的威望,是领导抗日的象征,是挽救民族危亡的中坚,保家卫国的希望所在,因此,大量发展党的组织就成为历史的必然。普宁党组织正是贯彻了中共中央《关于大量发展党员的决议》的指示精神,遵循党的建党原则,根据党员的标准,在斗争中考察培养党员对象,履行必要的入党手续。把那些在政治是抗日进步分子,对党有一定认识和信仰,工作积极,主动要求入党的同志吸收入党。1937年冬,陈初明、郑淳同志就在梅峰中学的革命师生中吸收了一批优秀青年入党,建立了梅峰第一个党支部。然后又把这些同志派到下属十四个分校中去发展党组织,不断壮大党的力量。学校的党员又注意在夜校和识字班中培养青年农民和妇女参加党组织,并根据工作需要和党员人数,分别建立起农民支部、妇女支部、学生支部和教师支部,为革命知识分子走同工农相结合的道路创造了良好的组织形式。当时党所掌握的几所主要红色学校,如泥沟群众小学、交丙耘小学、赵厝寮敬爱小学、大南山陂沟小学、涂洋义方小学等,就分别在所在乡村成立了教师、学生、妇女、农民等各个党总支部,既加强党的领导,又方便分散活动,更好带领群众开展抗日救亡工作。1939年底,全县的党员就发展到1400多人。⑧学校真正是发展党员的基地。党的主要领导干部都住在学校,全县党的许多决策和工作都是在学校研究作出的,因此,学校也成为党的领导机构住地和交通联络站。如1937年县工委书记陈初明住在梅峰中学,县工委的会议和工作基本是在中学召开研究决定的,梅峰中学就成了全县党的领导中心和活动据点。1938年,陈初明调到赵厝寮敬爱小学,林川(二区区委书记)、郑敦(潮普惠南分委青年部长)、罗天(潮普惠南分委组织部长)也分别以训育主任、校长和代课教员身份住在这个学校,所以赵厝寮敬爱小学就成了全县党的领导中心。1939年,党组织就在庄明瑞同志领导的西陇承先学校举办过各区交通员训练班,为全县党的交通联络工作培育骨干力量。涂洋的义方小学群众基础很稳固,党的领导机关如中心县委、县委、区委经常来这里开会,研究党组织活动大事。三区区委书记罗彦也以教员身份住在这里。涂洋村边四层高的炮楼,就是党组织领导居住活动的好地方。潮汕党组织的许多领导干部在这里过往、住宿。⑩学校成为掩蔽我们党组织活动的安全场所。

四、占领农村学校阵地的基本经验

普宁党组织通过开展各阶层统战工作,占领农村学校阵地,领导全县的抗日救亡运动搞得既轰轰烈烈又扎扎实实,并取得显著成效,其主要经验有四条:

1、必须把学校领导衩牢牢地掌握在党手里。

革命的根本问题是政权问题。要取得抗日统战工作中的领导地位,就首先必须把作为党的基层据点的学校领导权掌握在党组织手里。普宁党组织掌握学校领导权主要用三种方法:一是选择一批思想进步、同情抗日,靠拢党组织而又有声望的党外人士担任校长,让他们在党的领导下开展工作。如当时兴文中学的许宜陶、梅峰的曾纪炽、许雄定、流沙中学的马化龙、民德中学的张华云等,这些校长虽然当时不是党员,但他们和党保持很密切的关系,他们真诚靠拢党,有事主动和党商量、听从党的决定,积极热情为党做工作,有些事由他们出面办得更好,发挥了党员不能发挥的作用,堪称是党外的布尔什维克。二是直接派党员担任学校校长,或其他领导职务,直接掌握学校领导权。如泥沟群众小学校长方泽豪、赵厝寮敬爱小学校长郑敦、训育主任林川、西陇承先小学校长庄明瑞、陂沟小学校长陈焕新等,这些党的主要领导干部直接领导的学校,更是把抗日救亡工作和党的建设搞得更好,创造了很好的经验,培养了一大批革命人材,有力地推动了全县的抗日救亡运动广泛、深入、持久地开展。三是把一批经过党教育培养的革命青年和知识分子吸收入党,由他们担任学校的领导职务和教师,掌握学校的领导权。兴文中学、梅峰中学所属27所分校,能够在较短时间内把领导权掌握在党手里,正是党组织不断发展壮大的结果。

2、必须切实抓好教育质量,才能取得各阶层人士和群众的支持。

能否抓好教育质量,培养出更多品学兼优的学生,这既是我党的办学宗旨,又直接关系到党组织的威信和地位。因此,党要占领农村学校阵地,就必须采取有效的教育措施和正确的教育方法,努力提高教育质量。如兴文、梅峰中学和各所革命小学,贯彻“实事求是”的原则,按教学大纲要求和实际需要,设置正规化的教学班级、课程和教学内容,着力建立正规化和革命化的教学程序。鼓励学生做到学以致用,用以促学,知行统一。提倡教学民主,师生民主,尊师爱生,团结合作,勤教勤学,德智体全面发展。兴文、梅峰总校还定期召开教育工作会议,汇报情况,交流经验,解决教学中的具体问题。坚持每年举行一次“较艺”活动,即各分校学生的学习竞赛,由总校统一命题,集中考试,统一评卷,排定名次,互相促进,共同提高。由于对教学的严格要求,学生的文化基础知识打得比较牢固,学习成绩逐步上升,学生和家长都感到满意,社会评价也很高。兴文中学1937年该校两届毕业生到汕头市参加全省毕业会考,获得百分之百合格毕业的优异成绩,名列全区前茅。不仅家长和群众称赞,校董主席陈益斋也为此引以自豪。实践证明,抓好教育质量,使党员教师取得上层人物、校董会和广大群众的信赖和爱戴,为党组织占领学校阵地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3、必须坚持灵活的斗争策略,开展有理有利有节的斗争。

抗日战争长达八年,革命形势时起时落,斗争尖锐复杂,要牢固地占领农村学校阵地,就必须采取灵活的斗争策略,才能克服各种困难,粉碎国民党顽固派的干扰破坏,取得斗争的胜利。普宁县党组织遵照毛主席提出的坚持独立自主的原则,发展进步势力,争取中间势力,孤立反动势力的策略思想,在开展统战工作时,注意国民党顽固派的干扰破坏,坚持有力有利有节的斗争,既发展了抗日救亡运动的大好形势,又保存了党的力量,牢牢地在学校阵地站稳脚跟。如1939年冬至1940年春,第一次反共逆流到来时,普宁县国民党当局强行要解散“青抗会”组织,党的中心县委就领导青抗会员和学校师生,与他们开展了“五个回合”的斗争,达到了据理力争,争取时间,揭露阴谋,扩大影响,撤退干部的目的,取得了斗争的胜利。使国民党顽固派消极抗日、积极反共的面目在广人群众面前暴露无遗。当他们采用改派校长、篡改校名的恶劣手段,妄图夺回他们失去的学校阵地时,党组织就坚持原则,运用灵活的斗争策略,利用城乡矛盾,团结校董会和革命师生与之作斗争,粉碎他们妄图解散红色学校、强行接管学校的阴谋。梅峰中学和里湖富美公学、涂洋义方小学等,就是坚持灵活的斗争策略,把这些革命阵地很好地保存下来。1939年里湖富美公学8个教师有7个是党员(一个非党也是党员教师家属)。1940年国民党顽固派强行派人接管这所红色学校,党组织便领导师生与他们作斗争,揭露他们教学上和作风上的错误。“校长奶偷摘农民吊瓜”的丑闻也登上了普宁《青报》,搞得他们声名狼籍,无法立足,不得不灰溜溜地走了,党组织又把学校领导权夺回来。随着革命形势的日益恶化,党组织在学校的斗争策略也随之改变。对国民党顽固派的斗争,更加讲究实效,注意不断提高斗争艺术,工作转入更加隐蔽之中。这样,既保存了党的力量,又保住了学校这个阵地。

4、必须关心群众生活和切身利益,才能使党在学校立于不败之地。

抗日战争时期,广大人民群众处于国民党政府的黑暗统治之下,苛捐杂税层出不穷,群众生活更加困苦,负担也更加重,这些都挫伤了群众抗战积极性。普宁党组织既重视上层的统战工作,又在实践中注意到了关心群众生活与动员群众参加抗战的重要关系,尽管在当时的条件下,要国民党当局革除弊政,改良人民生活是很难的,但仍能采取一些有效措施,抓住同群众切身利益关系的问题,进行合理的斗争,保护了群众的利益,调动和保护了群众的抗战积极性。1937年10月罗天同志从北京回到家乡陂沟村开展农民工作,组织了一个有几十个青年农民参加的互助队,到第二年,全村参加互助队竟达几十户几百人。互助队平日相帮农事,开荒种植,还帮助缺乏劳力贫苦农民种田,1937年秋,还领导农民进行减公租一成半至二成,使百分之九十的农民得到利益。赵厝寮、交丙坛、浮江寮学校的党组织也重视群众生活,打开校门与当地农民建立密切关系。发动农民开展减租斗争,普遍减租二成,得到农民的热烈拥护。党组织还针对洪阳大恶霸地主方泽群企图独霸鸡笼山锡矿的阴谋,由县委书记罗天亲自坐镇藏宝堂村指挥,组织各村矿农进行偷矿斗争,维护了矿农利益,取得斗争的胜利。学校党组织还帮助农民组织各种互助、换工、合作等经济组织,如瓜园村的益农合作社、藏宝堂村的利民合作社,经过团结互助,排忧解难,有效地改善了农民的生活。学校教师每逢农忙季节,就组织学生参加生产劳动,支援劳力弱的农户及军烈属插秧、收割和搞家务。碰到干旱时,学校党组织还带领农民群众修沟筑闸,引水抗旱。南径大陇小学、赵厝寮敬爱小学就搞得很突出,成效很大,至今群众还念念不忘。此外,学校党组织还通过青抗会,团结青年农民,开展移风易俗的斗争,废除农村婚丧嫁娶宴客酬神的陋俗,禁偷禁赌,废去寡妇、童养媳不准改嫁、不准招赘的恶例,使农村的精神面貌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由于学校党组织重视改善群众生活的斗争,和广大农民群众打好关系,学校教师成为群众的良师益友,成为他们的知心人、带路人。这样学校的基础就稳固了,抗日救亡运动也就步步深入了。即使在最困难的时候,学校也成为我们党组织坚持隐蔽斗争的最好阵地,这同广大人民群众的拥护和支持是分不开的。

蓬勃发展的普宁人民抗日救亡运动,是在党的坚强正确领导下,通过开展各阶层统战工作,占领农村学校阵地,调动各方面的积极因素和力量,一直坚持到抗日战争的最后胜利。这些成功的做法和经验,对于指导我们今天搞好现代化建设,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仍不失其重要的现实意义。

 

  

注释:

①见《毛泽东选集》第二卷第569页。

②引自胡耀邦《在首都各界纪念辛亥革命七十周年大会上的讲话》。

③引自林川《抗日战争时期潮汕党组织活动的几个问题》。

④引自《毛泽东选集》:《为动员一切力量夺取抗战胜利而斗争》。

⑤普宁特支:《普宁县半年工作报告》(一九三七年八月二日)。

⑥张华云回忆材料。

郑淳、方丹回忆材料。

⑧罗天、郑淳回忆材料。

⑨张顺回忆材料。

⑩邱秉经、许宜陶、王琴:《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何史回忆材料。

李怀章、李乔生回忆材料。